ARASHI
红的发红发蓝发绿发黄发紫你怕不怕😂
山组 竹马 应该只会写清水吧,
我可是要成为清流的人,
如果开车了,那就当我是个假的吧😂

樱花锦鲤妖(三)【山组/SO】

         大家好,是我,一块消失了很久的豆腐😂之前忙于期中考一直没能更新,虽然期中考也考砸了😂现在补上这篇,希望大家喜欢😘

这里注释一下,“”表示对话,[]表示心理活动,【】表示隔空传话内容
————————————————————

(三)

        破晓时分,惯于早起的樱井翔已经在窗前打坐修炼了。吐出一口浊气后睁开眼时,太阳已经高高的挂在东方的上空了,逆着光大野睁开了睡意惺忪的双眼,阳光照在樱井身上,被挡住的阳光描摹出樱井不算高大却很沉稳的身形,漏出的阳光绕在樱井的周身,宛若仙神出世,天人下凡……
       “小智?”转身望向大野,樱井早就发现大野盯着他发呆了,只是不好意思打断他的小鱼儿罢了,“时候不早了,还打算在床上休息吗?”嘴角轻轻勾出一抹微笑,樱井甚至不知道他看向大野的眼神温柔的宛如一波秋水,“今天还要出城一趟哦,我们要去奈良。”大野擦了擦快流下来的口水,“奈良?”眨了眨漂亮的眼睛,“是啊,奈良,有很多好吃的呢。”樱井一只手撑着身子,俯下身轻轻地拂过大野的眼角“赶紧洗漱准备一下和老爷爷道个别吧。”樱井轻声说着,低沉好听的声音水波似的在大野心里泛起了涟漪。
        老爷爷孤单一人太久,临行前还不舍的想要挽留,最后还悄悄在大野的小包里塞了几个馒头,交代他一定一定要好好吃饭。“真是个好人呢,老爷爷。”“是啊,希望以后他可以幸福!”樱井揉了揉大野的小脑袋,悄悄的揽住了大野的肩膀“走吧。”
        早春微寒,阳光洒在花瓣上反射出微小却刺目的光芒,樱井不适地眯了眯眼,搂着大野的手不禁紧了紧——这里太安静了,安静得让人发毛,“翔君,你也感觉到了吧。”大野冷静的声音打破了这诡异的宁静,“嗯。”两人使了个眼色,大野下意识的攥紧了藏在袖子里的匕首,“小智,我数三声,我们一起跑。”樱井幽远虚幻的声音飘进大野的耳朵,看样子是用法术传声的,除了大野没有人能听得见。大野抬头看了看樱井,樱井正一脸轻松的看着大野的小圆脸儿,嘴型上数着数字——“3!”拉起大野就飞奔了起来,好在大野终归也是修炼成人的妖,倒是没有拖累樱井。
        从身后飞来的飞镖也被大野的匕首发落,跑了几里地倒也暂时把那群“小跟屁虫们”甩开了。“小智~”稍微歇息了一会儿,樱井戳了戳大野的小脸儿“刚才那几招很棒哦!”[啊……眉毛弯弯的眼睛也笑的弯弯的,真好看啊……翔君。]大野有一次对着樱井发起了呆,樱井无奈的摇摇头,拉过大野,扶着大野的的肩膀,“这是对小智的奖励哦。”柔软又性感的唇瓣触碰着大野的眼角,像蜻蜓点水一般,樱井并没有在大野脸上流连——吓跑的小不点就不好了,[我都暗示到这个地步了小家伙也应该知道了吧。]看着大野烧红的小圆脸儿樱井这么想着,但愿他的愿望成为现实吧……
        远处,几团黑影叠在一起“大人!怎么办!跟丢了!”一个黑影焦急地向身边那位被称为“大人”的黑影报告,“别急,我们就在前面等着,樱井翔他会回来的,他才舍不得他的小不点和他一起吃苦呢……”狡诈的目光在树荫下透出,一股子让人忍不住尖叫发抖的气氛弥漫在周围……
         索性一路无事平安的到了奈良,樱井倒是松了一口气——这里是他的好友相叶雅纪的地盘儿,他倒不怕有人胆子大到在这里和他找不痛快。相叶已经在城门楼亲自等他了,樱井拉着大野加快了脚步,许久未见好友,他有好多事想和这位至交说说。
        “雅纪!久等了!”樱井脸上已藏不住激动之情,“一路可还平安?”相叶也难掩兴奋,拉着樱井就要进城,“还好还好!就是刚出来的时候被几个密探小小的骚扰了一会儿,不过已经被甩掉了!”相叶笑了笑,指了指大野“不给我介绍介绍吗?你身边这位可爱的小兄弟?”相叶在樱井给他的密信里也听樱井提到过大野,光听名字还以为是位魁梧剽悍的大汉,没想到竟如此小巧可人!“啊!小智!忘了和你介绍,这位是相叶雅纪,和我一样,也是阴阳师哦!在这里有什么事都可以找他的!”樱井拉着大野的手,“初次见面,我是相叶雅纪。”相叶给了大野一个在大野眼中亲切无比的微笑,“初次见面,我是大野智,请多指教!”大野第一次见到笑起来如此亲切温暖的人,不禁对相叶好感倍增,不同于他人的陌生与排斥,对相叶却有着仅次于樱井的信任。
        回到相叶家的府邸,相叶也不急着和樱井叙旧——他知道,此次的久别重逢,樱井有更重要的事要和他商量,在那之前要保证好樱井的精神状态,休息片刻反倒不会误事儿。
        “小翔,”晚上,相叶和樱井在相叶家的院子里叙旧,但相叶始终一言不发,只是微笑,等到空气中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时,相叶却率先划破了平静“大野君,他不是人类吧。”相叶看着樱井的眼睛,“哈哈哈哈……雅纪,”樱井听了这话突然不顾形象的放声发小起来“你果然不是一般人,”樱井拍了拍额头“小智他是妖哦,只是还没和我签订契约成为我的式神。而且……”樱井停顿了一下,“而且什么?!”相叶可着急了,他很担心他的好友被妖怪所害,虽然他的直觉告诉他,大野不是一般的妖怪,“而且,他还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这么久了我都不知道他是妖。”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捏着空空的酒杯樱井看着天上的弯月,“他是我院子里的小锦鲤,我现在还不打算收了他做式神,”突然转头认真地看着相叶“雅纪,可以不要拆穿他吗?”“好。”相叶看着樱井的眼睛,漂亮的大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对大野的关怀,和一份从来没有在樱井眼里见过的宠爱……“我这次来,是想把小智托付在你这里的,大将的势力还没能触及奈良,京都现在太危险了,我不能让他和我一起……”樱井又为自己倒了一杯酒,月光在酒杯里留下了点点微光,“保护好他,可以吗?”相叶没有急着回答,看着樱井的侧脸,已经二十一岁的樱井只比自己大了一岁,此时却成熟得仿佛历经沧桑的大人,“嗯,你也要答应我,好好保护自己,必要的时候一定要来找我,相叶府永远为你敞开。”
        回到房间时,大野已经睡下了,相叶毕竟是个聪明人,樱井只用一个眼神,相叶就知道了一切,故意告诉樱井家里的房间只剩一间了,只好“委屈”樱井和大野在同一房间里了。
         樱井悄悄地脱下外衣躲进被褥里,身旁的大野倒是很安分的躺着,樱井用手支着头侧躺着望着大野,[希望你能理解我。]俯身亲吻大野的眉角,蹭过大野散下的及肩小长发,皂角的香气萦绕着樱井,像是助眠的熏香,樱井一会儿就睡着了……

—TBC—

评论(4)
热度(24)
© 樱井豆腐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