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SHI
红的发红发蓝发绿发黄发紫你怕不怕😂
山组 竹马 应该只会写清水吧,
我可是要成为清流的人,
如果开车了,那就当我是个假的吧😂

樱花锦鲤妖(六)【山组/SO】

(六)

       樱井打扮成了“汗津津,油腻腻”的劳动人民混入了城中,为了不让守城的城门官儿认出来,特地在鼻子旁边儿粘了一个豌豆大的痦子,用樱井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娘亲都认不出来。
       樱井在松本的掩护下悄悄靠近了樱井老宅边儿。
       宅子现在由大将军府接管,四周都安排了守卫,想要靠近实在太难!可他樱井家毕竟也是这京都的名门望族,平时助人为乐民间口碑极好,大将想要大张旗鼓地抄家也得掂量掂量,对外只宣称樱井家的人犯了事儿要搜查,普通的老百姓也就只当是朝廷上的政治斗争了。
       刚靠近一点儿,樱井就迎面儿遇见了一个灰头土脸的瘦小伙子,那小伙子瞪大了眼睛紧紧捂着自己的嘴好让自己不喊出来。
       樱井也吓了一跳,好家伙,他这儿正专心“潜伏”呢,就迎面碰上个人!那小伙子见了他倒没声张,反而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嘴左顾右看,发现没人注意拉着自己带着松本走到草丛边儿,
       “少爷!”那小伙子压低了声音喊了一声儿,“您怎来这儿了!这地儿可危险!您没和老爷他们碰上面儿吗!?”说着又抹了抹眼睛,“少爷,您赶快走吧!老爷他们都从地道转走了!老爷病的厉害,夫人也只能撑着安排一会儿了……”说着又抹了抹眼。
       樱井才认出来,这不是以前家里的一个小厮吗!没想到他竟一眼就认出自己了,亏他还苦心“梳妆”了一番!
       但听这小厮的话樱井不禁眉头一皱,心下紧了起来,“父亲病了?怎么回事!”
       小厮稳了稳情绪,见有守卫向这里靠近,又压低了声音,“少爷,此地不宜久留!小的在城外边的村里找了个小屋,咱们去那儿谈!”
       说着拉着樱井他们就绕着草丛躲开守卫逃走。
       ……
       到了城外,樱井跟着这小厮七拐八拐地到了一个僻静的小院儿,樱井这才想起来这小厮叫阿谷,是父亲外出时捡回来的乞儿,就在家里做了小厮。
       阿谷轻轻推开遮门的布帘,樱井就看见屋子里一个农妇打扮的妇人面容憔悴的正在一旁为床上的人掖了掖被子。
       “母亲!”樱井惊呼了一声,跪在妇人面前,“儿子来迟了,母亲!”
       妇人一惊,看了看昔日意气风发的青年此时灰头土脸地跪在自己面前,不禁声音一哽,抚了抚樱井的脸颊,“小翔!你,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说着泪水不断从眼眶中掉出来。
       “母亲!”樱井抹了抹眼泪,看了看床上面色惨白的男人——两鬓斑白,看着从前家中的顶梁柱现下就这样倒下了,樱井的唇角微微颤抖,“母亲,儿子去了一趟奈良府,雅纪愿意随时派兵援助我们,”樱井定了定心神,“母亲大可放心,大将里也有我们的人——小润已经取得了大将的信任,正着手调查我们的事儿。”
       “那就好,那就好。”樱井夫人拉着儿子的手带着他在一旁坐下,“这里母亲可以应付的来,阿谷也可以帮的上忙,家里的家将我也遣散了一部分,剩下的多为可用之人,你且放心派遣。”
       “有母亲在,我也就放心了。”樱井又看了看门口正和弟弟妹妹们逗闹的松本,“小润也会帮上忙的。”
       ……
       放下这头母子情深的樱井,这头的大野却是别有一般光景。
       大野在相叶家的庭院里与那桂花妖聊了一上午却也不见樱井的身影,不免有些担心,但又不好去问相叶——这哥儿俩从昨天0开始就神神秘秘的,大野想着许是着机密不好让让人知晓。但耐不住心中的担心,就去找了那桂花妖打发时间。
       那桂花妖貌似在相叶府上待了有这年头了,连相叶家祖上那些事儿也和大野分享了一般。
       大野虽在樱井家带了很久,但也只知道樱井老爷的一些事儿,不禁对外头的八卦感兴趣得不得了。
       别看二宫平时懒洋洋的不爱动弹,但却意外的健谈,东说西侃地逗得大野直笑。
       二宫看出大野有心事,也不直接问,只是和他聊些七七八八的小事儿,大野虽笑的开心,但眉头却一直紧锁着,二宫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大叔,你今天怎么没精打采的?”
       大野眨了眨眼睛看着二宫,下意识地想要掩饰:“没事儿呀,怎么了?”
       “你还问我呢,”二宫从桂花树上跳下,用手指戳了戳大野的眉心,“还没事儿呢,你这眉头可没松过!”
       大野被他这一戳也吓了一跳,眨着眼摸了摸刚才被二宫戳过的眉心,“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
       见大野有些犹豫,二宫心下了然,准是和那京都府来的那个阴阳师有关系,就道:“要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的话那我也不逼你了,你愿意说的话再说吧。”
       大野叹了口气:“我只是大半天没看见小翔了,有些担心罢了。”大野盯着二宫头上的那棵桂花树,“你也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来奈良府,”大野看着二宫的眼睛,“满天下都是大将的探子,我怕……”
       “没什么好怕的啦!”二宫一拍大野的脑袋,“你家那位也不是吃素的好吗!”
        大野被二宫这一拍也定了定心。也对,樱井怎么说也是一位优秀的阴阳师了,自己也是关心则乱。
       一冷静下来,刚才二宫的那句“你家哪位”就让大野小脸一红,用力拍了一下二宫的胳膊:“别胡说!”
       “哎呀!过河拆桥呀你!”二宫见大野的眉头松了下来,也起了玩闹的心思,“我好心好意劝你看开你竟然还打我!”
       大野狠狠地白了二宫一眼,摸了摸红通通的耳朵转身就要走:“不懂你说什么!喂鱼去了!”
       二宫“嘿嘿”一笑又跳上了桂花树,“你家那位也喜欢去那池子喂鱼,你小心别吃醋啊!”说着又隐去了身影。
       大野跺了跺脚,“哼”的一声扭头朝着池子那头走了。
       看着大野渐渐远去的身影,二宫又悄悄的现出了身形,扭头又看见了远处正和人说话的相叶,不禁摇了摇头,感叹道:“果然天然都是笨蛋啊……”

—TBC—

这一章主要还是交代剧情,感情线不多,后面会有补充感情线哒!

评论(1)
热度(15)
© 樱井豆腐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