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SHI
红的发红发蓝发绿发黄发紫你怕不怕😂
山组 竹马 应该只会写清水吧,
我可是要成为清流的人,
如果开车了,那就当我是个假的吧😂

地铁【sami生贺】

我们家可爱的sami @sami还是虾米(〃 ̄ω ̄〃ゞ 生日快乐!!!
お誕生会おめでとう🎊
新的一岁要一直开心哦!!
写的不是特别好希望你会喜欢!!!

———————————————————

地铁(一发完)
 

       地铁是一个城市的缩影。
 
   
       结束了兼职工作的大野匆匆忙忙地赶上了末班车,末班车上的人很少,可以让他安静的发个呆放空自己。
        对面是一个抱着孩子的少妇,年纪应该不大,画着精致的妆容,但是面容却憔悴得仿佛刚刚经历了灾难一般,不过听她打着的电话中一直提示着忙音证明——她确实在经历着精神上的灾难。
        “又是一个被出轨的女人啊……”大野戴上耳机靠在椅背上,抬头对着摇晃着的扶手发呆。
        突然一丝似有似无的吵闹声打破耳机的阻挡冲击着大野的耳膜,大野摘下耳机低下头望见对面的孩子。
       看上去不到三岁的娃娃正哭着吵着要找爸爸,年轻的妈妈皱着眉头哄着娃娃,嘴上说着一些好话哄骗着这个可怜的孩子。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哄着孩子的母亲终于也忍不住眼中积攒已久的泪水抱着孩子哭出来了……
        “终归还是被辜负了啊……真是可怜的女人。”大野这样想到
        “没事吧?”大野还是坐不住了,起身递过纸巾,“如果无法原谅的话就不要勉强自己了。”
        地铁正好到了大野要下车的站点,大野顺势下了车,眼中一直都是刚才那位哭泣的母亲……像极了当年自己的母亲。
        大野智是这个城市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年幼时母亲不堪父亲再三的出轨,带着还不会说话的他离开了父亲。
        连年的操劳和感情上的打击让他的母亲早早的就撒手人寰了,留下17岁的他靠着亲戚的接济和做着兼职过活。
        好在他顺利的考上了理想中的大学,考上了他最爱的美术类专业,但是接踵而来的是昂贵的学费和画具费,在这重重金钱压力下,大野不得不接更多的兼职,好在马上就要毕业了,为了自己的理想,也为了已逝的母亲,他觉得一切都是可以接受的。
        回到出租屋中,昏黄的灯光照在大野疲惫的脸上,为了节省电费,大野只在画画的时候才会换上瓦数稍大的灯泡。
        出租屋很小,只有一间浴室,厨房就是客厅角落的一张桌子。边儿上就是画画的地方,只简单的摆了一个画架和一小张桌子,好在有单独的卧室和阳台,让大野不至于住得太过拘束。
        洗完澡,大野坐在沙发下背靠靠着,从沙发前的小桌下钻出一个圆圆的小脑袋——大野在路边看到的小猫咪酱,大野虽然生活拮据但从来没委屈过这小家伙,咪酱用鼻子碰了碰大野,大野笑了笑抱起小家伙撸了起来,这也是大野难得的消遣。
       但是手机却在这时候不解风情震动起来,大野看了看手机,是兼职的地方打开的,兼职的负责人相叶是一个非常温柔的大男孩儿,是一家连锁甜品屋的负责人,明明比他还小但是却十分干练,笑容仿佛冬日的太阳。
        相叶让他明天提早一点去甜品屋,有一个新人需要他来带带。
        大野抓了抓头答应下来了。大野不是一个擅长拒绝的人,他不忍心看见他人的眼中有失落之情,虽然这让他在忙碌的生活中更加劳累,但也让他得到了更多的关怀——毕竟没人会不喜欢一个“热心肠”的人。
        ……
        第二天大野提前了半个小时到甜品屋,本以为自己提前半个小时足够准备一些教给新人的材料了,结果刚一开门就看见相叶面前站着一个围着红围裙的年轻人。
        相叶看见大野进来笑着招了招手,那个年轻人赶紧回头对着大野鞠了一躬:“初次见面,我叫樱井翔,刚来实习,以后请多指教!”大野被樱井突然的反应吓得愣了一会儿,急忙反应过来回礼:“你好,我是大野智,请多指教!”
        樱井很谦虚,大野告诉他的他都听的很仔细,遇到不懂的也会主动提问,这对大野来说是件好事,麻烦的新人是最令人头疼的。
        樱井看上去是很乖的精英型,大野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这样的人回来甜品屋工作。樱井的眼睛很大,长长的眨起眼来忽闪忽闪的,笑起来两个仓鼠牙露出来笑的人心都化了,鼻子圆圆的,让人不禁怀疑这么可爱的人会不会被奇怪的人拐走了。
        “这种人就算找不到工作也可以出道做偶像了。”大野看着樱井认真的侧脸想着。
        “大野桑?”樱井转头看见大野对着他发呆,轻轻的拍了拍大野的肩膀。
        大野被他冷不丁的拍了一下回过神来:“啊啊,需要交代的东西我都和你交代了,剩下的就在实践里自己摸索吧,有些东西需要自己去了解。”
        樱井点了点头:“那么今后的工作还请大野桑多多指教。”
        ……
       陪伴夏天的不仅有燥热的天气,属于学生的暑假,夏日祭,刨冰,还有叨扰的人心烦气躁的蝉鸣。
        大野趴在甜品店的柜台上被蝉鸣吵得昏昏欲睡——天气太热了,上街玩的少男少女们都变少了,纷纷跑到冷气十足的大商场去躲避这炎热。
        相比于大野的慵懒,樱井倒是很勤快的擦拭着店门旁的橱窗。
        樱井走出门观望了下周边寥寥几人的大街,轻轻的带上门走到柜台前,小心地用手指扣了扣柜台。
        趴在柜台上的大野被突如其来的声响惊醒,一抬头就看见樱井笑眯眯地看着他。
        “大野桑,”樱井抬起头看了看柜台上的菜单,“我想来一份芒果冰沙,大野桑你要什么呢?”
        大野怔了一下,没反应过来樱井的话,“你想吃的话我直接给你做一份就好了——公司的福利哦,员工可以免费品尝。”
        大野转身熟练的在料理台上操作,工具在他手上碰撞发出轻微的声响。
       樱井顺着大野弧度完美的圆脸把视线停留在了大野的手上,作为男人大爷的手可以说是非常纤细秀气了,到这份秀气中却有着硬气的骨感。
       美手做美食,赏心悦目的同时还可以满足味蕾的需求,樱井不禁在柜台前的小桌边儿上坐下来认真的欣赏。
        不一会儿大野就捧着满满当当的芒果冰沙从柜台里走了出来。
        绵绵的冰沙用鲜奶制成,金黄色的芒果果酱淋在奶白色的冰沙上,周围满满的都是芒果果肉,在灯光下反射出星星光亮,最顶上的那颗芒果冰淇淋球圆润饱满,整份冰沙像是美食漫画里不可能存在的美食一般。
        “呜哇——”樱井忍不住掏出手机拍照——时下年轻人的SNS生活必不可少的就是拍摄美食,特别是这种好看的美食。
        “大野桑!你真的只是来这里做兼职吗?不考虑转正吗?!”樱井把原本就大的眼睛睁着更大,惊讶的看着大野,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fufufu…”大野被樱井看得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今年才毕业,过段时间还要准备毕业作品,不可能全身心投入工作的,还是别耽误工作的地方了……”
        “啊,那真是太遗憾了,现在这行做的好的工资可高了呢!”樱井噘了噘嘴,有些替大野感到遗憾。
         大野见他眼色暗了下来,知道他在为自己感到遗憾,安慰他说:“没事啦,如果未来没有那个公司需要美术类职位的话我就只能待在这里干啦!”
        “呵呵……”樱井不明所以的干笑了几下。
        “我开动啦!”闲扯了这么久,好看的冰沙都融化了些许,但这并不影响它本身的美味,“大野桑,真的超级好吃啊!”樱井的大眼睛闪烁着幸福的光芒。
        吃到一半,大野开始在意起从刚才就没停下震动过的樱井的手机,“樱井桑,手机一直在震动不理他没问题吗?”
        被大野一提醒,樱井拍了拍头打开手机“啊,啊,我都忘了!”樱井把手机屏幕朝向大野,“没问题的哦,刚才发在ins上的冰沙有很多人点赞呢!我标了地址,可能一会儿就会有客人来了!”
       “好厉害!”大野震惊地睁大了眼睛,“竟然在ins上宣传!”
        “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好看又好吃的东西的!我也稍微动用了一下在学校里的人气呀。”  樱井朝大野眨了眨眼睛示“一会儿可能会很忙哦,没问题吧!”
        “fufufu,樱井桑在学校里一定很受欢迎呢!”大野笑着收拾了桌上的碗。
        樱井急忙接回大野手里的碗:“这种事我来做就好了!大野桑休息一会儿吧!”
        ……
        果不其然,樱井刚收拾好料理台就有年轻的小姑娘成群结队的推开了店门,好巧不巧的,这天相叶休假,偌大的店里只有大野和樱井这个新手,没一会儿店门口就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
        “呼,”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大野松了一口气把“停止营业”的门牌翻到了外面就靠在了柜台上,“果然甜品是不会过气的。”
        一旁的樱井也累的不行,但还是拍了拍大野的肩膀,“大野桑先休息一会儿吧,今天真是辛苦你了,我来收拾吧。”说罢,樱井利落地收拾着料理台。
         忽然,大野着急的拍了拍头:“遭了!下个兼职要迟到了!” 麻利地脱下围裙,“樱井桑,店里就拜托你了!钥匙在休息室的桌上!”一眨眼功夫大野的身影就消失了……
        樱井愣了愣,不进有些担心:“累了一天了还要去下一个兼职吗?”一转身发现,大野的手机落在了柜台里。
        思来想去,樱井决定留下来一会儿等大野回来,“反正回家也没事干,还要应付麻烦的老爸。”
        ……
        匆匆忙忙赶上兼职的大野正想摸出手机看看时间惊讶的发现手机不见了!这下大野慌了,他可没多余的闲钱再买一部。
        大野摸索着口袋,突然指尖碰到了一个粗糙的东西,拿出一看是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一串数字——那是相叶给大野的,樱井的电话号码。
        大野的这份兼职是帮一位职业画家做助手,忙起来很忙,闲的时候却也很惬意,薪资不高不低,配合其他的兼职对于大野来说刚刚好。
        大野今天不忙,就趁着画家先生不需要他的帮助的时候,向同事借了手机偷偷给樱井打了个电话。
       “喂,请问是樱井桑吗?”电话那头的樱井似乎有写困倦,慵懒而低沉的声线从话筒的另一端缓缓的流进大野的耳朵,“樱井桑,请问你有看见我的手机吗?我找不到它了,可能落在店里了。”抱着一丝希望,大野小心翼翼地向樱井询问。
        “在哦,我刚才看见了正好就收起来了,我现在在店里呢,大野桑什么时候回来呢?”
       电话另一头的樱井可没大野想的那么放松,此时的樱井紧张的回答着大野,连樱井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紧张,要知道他在学校的时候可是被誉为“交际先生”的。
        “哦,如果在店里的话我就放心了,真是感谢樱井桑帮我收起来了,时间不早了,樱井桑不用等我了,我一会儿自己去拿就好了。”大野长呼了一口气,但又对樱井在店里等他回去感到自责,都是因为自己的粗心大意让樱井这么晚了还在等他。
      “大野!”这时画家先生适时地喊大野帮忙。
      “樱井桑快回家吧,我自己能处理好的,我这里还有事儿,那么,晚安!”匆匆挂了电话大野麻利的开始帮画家先生洗颜料去了。
        ……
        虽说大野让他不用等他,但是樱井还是放不下心让大野这么晚了一个人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见大野的时候总会觉得大野会被一些不良拐走,“可能是长的太可爱了吧,毕竟脸圆圆的看上去像是刚上大学的未成年人。”
        虽说和大野是初次见面,但是樱井总是控制不住地偷偷看着大野,从大野弧度刚好的圆脸,从大野笑起来可爱的虎牙,从大野长长的、微微上翘的眼尾,都让樱井忍不住多看几眼。
        明明只是个平凡的大学生,明明才二十出头却总像个老爷爷一样fufufu的笑着,明明有太多让樱井可以忽略掉他的理由,但是樱井就是被这股没来由的从大野身上散发出的气质吸引了……
        “反正应该能赶上末班车,还能躲会儿老爷子,等他一会儿吧。”樱井看了看橱窗外的街道,揉了揉太阳穴,给自己找了个留下等大野的理由。
        ……
        大野结束了兼职就匆匆忙忙地往甜品店赶去。刚跑到路口是,街道的一头隐隐的亮光让大野的脚步慢了下来,停下喘了口气,“嗨呀,不是说过了不要等我了吗?”调整了呼吸又一鼓作气的跑到了店门口。
        “我回来了!”明明不是回家,但是大野还是不自觉的安心地送了口气,“真是抱歉,我真是太粗心了,害得樱井先生在这里等了我这么久……”
        大野内疚的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害怕从樱井的眼中看见任何一丝的不悦,不知为何他十分在意这位新人对他的看法。
        “没事的!正好我回家也没事干,时间也很晚了,有点不放心大野桑一个人回家呢。”樱井笑了笑从口袋里拿出大野的手机,轻轻的牵过大爷的手把它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大野的手心里。
        明明再正常不过的动作却因为樱井的紧张,让空气中散发出了一丝暧昧的气息。
        “大野桑等会儿是坐地铁回家吗?”樱井把声音放的很轻,生怕让大野会说出那个让失落的答案。
        “嗯。”没有多余的话,大野点了点头。
        “那大野桑是去那个站呢,如果顺路的话一起回家吧。”樱井努力掩饰着自己的期待。
      “我吗,在北区附近。”大野并不是很希望说出这个答案,毕竟北区可是东京都最穷的区之一。
         “正好顺路啊,那么一起回家吧。” 樱井说了个谎,其实他和大野很不不顺路,相反,他家离这里可是近的不行。
        关上店门,大野和樱井两人一句无话地走向地铁站。
        大野本身是个不爱说话的人,而樱井和他刚认识一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打破这尴尬的气氛。
        ……
        地铁上。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车站,已经将地铁当做日常必需品的大野自然的踏上了车,樱井在后面小心翼翼的跟着,生怕一不小心就暴露自己出行有司机接送的事实。
        事实的事实就是樱井其实是连锁甜品店经营公司的大少爷,然而家里的董事亲爹觉得自家儿子缺乏锻炼就下放到基层从头干起了。
        其实樱井也并非像寻常富二代一样爱好和美女一起去海边兜风,或者或者花天酒地的生活,虽说他是室外派,但他更倾向于游山玩水。每年也不过分,就那么一两次,剩下的就是读书。
       他也算争气,靠着自己考上了一所不错的私立大学,学的也是和公司管理有关的经济学,看上去几乎完美的一个大好青年,可惜处处不被自家老爸待见,于是樱井只好成天躲着他老爹省的被唠叨。
        好在深夜里末班车一直都是冷冷清清的,和白天的人潮拥挤不同,深夜的末班车空旷的让人可以很好的思考一下人生,或者和身边的另一半你侬我侬。
        正值夏天,但是车厢里的冷气开的很足,大野不耐得摸了摸手臂,皱了皱眉头。
        大野的小动作都被樱井看在了眼里,假装自然的往大野身上靠了靠。
        末班车上总会发生一些白天看不到的、与生活的美好格格不入的事物,比如眼前这个调戏女高中生的不良。
        大野皱了皱眉头,他很不喜欢看到男性仗势欺人的样子,特别是对女性的不尊重。大野自觉不是一个正义的人,但这种不适可能源自于童年时母亲的遭遇吧。
        不良的动作越来越过分,甚至开始拉扯起女孩儿的衬衫。大野坐不住了,正要走上前阻止不良过分的行为时,樱井比大野还早的起身,抓住不良的后领用力地往后一扯一把把那小流氓摔倒在地。
        “控制不住自己的下半身不如在家好好呆着养一只泰迪玩儿。”樱井冷冷的对着摔倒在地上小流氓瞪了一眼。“没事吧?”大野轻声地向女孩儿询问。
        女孩儿摇了摇头示意马上要下车了,大野拍了拍她的肩膀:“路上小心点哦。”“谢谢。”女孩儿下车前看了眼地上的不良吓得逃跑了。
        此时那个男人正恶狠狠地盯着大野——他自认为一个人打不过樱井,但他把心中的仇恨隐隐约约的转移到了和樱井同行的大野身上……起身冷笑了一下,转身去了另一个车厢……
        大野到了站和樱井道了别毫无防备地下了车,殊不知身后黑暗中的人像影子一样跟了上去……
        大野当晚并没有发生什么事,只是到了家,照常撸猫,照常刷牙洗澡睡觉,一切照常。
        之后的一个月也都是照常地进行着。但不知为何,大野总是感觉有一双眼睛在背后悄悄地盯着他……
         ……
        樱井的宣传让小店被越来越多人知道,每天络绎不绝的客人让他们忙的不亦乐乎,而对于店长相叶先生却被他本人通知请了一个多月的假期旅行去了。
        和樱井相处了一个多月的大野发现樱井身上越来越多让人着迷的闪光点——很有经营头脑,年纪轻轻但做事有条不紊,眼睛大大的、圆溜溜的,大野常常能感觉到从那个清澈的大眼睛中发出的无法被忽略的视线。
        樱井笑起来意外的很憨厚,特别是休息时吃东西的时候,什么食物在他嘴里都是好吃的,一吃到好吃的就会开心得像个两百斤的傻孩子。
        大野觉得樱井其实是个很聪明的人,当然,这个观点只有在厨房以外的地方才奏效。
        “智君,”一个多月的相处中樱井不知不觉的就把对大野的称呼改成了“智君”,但从一开始大野就没有察觉到任何的违和感,仿佛他从一开始就是这么叫他的。
       “我从实家搬出来了,过几天要置办一些家具,请问智君可以陪我一起去逛逛家具吗?”樱井小心翼翼地询问大野的意见,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大野有种飘飘不定,无法估测的气质,这种只身一人来又只身一人去不带走一粒尘土的感觉,让樱井总是抱着三分期待七分无望的心态去询问他——大野的兼职很多,认识他的人都知道的。
        “可以啊,”答案让樱井喜出望外,“我辞掉了其他的兼职,马上要毕业了,事情太多了,这儿的待遇不错,我就只留了这份工作,我周末有时间,什么时候出来?”大野停下了手中的活儿想了想答应了樱井的请求。
       对于过早走上社会的大野来说,他很羡慕能够在实家住到这时才搬出来的樱井,所以就自然而然的认为对于樱井来说这是一件大事,自己作为他的好同事自然要选择帮帮他了。
        ……
        大卖场对于大野来说,是个淘货的好地方,物美价廉的商品很受大野这类生活拮据的平民喜欢。
        提早了半小时到大卖场的大野在大门前的停车场上正悠闲地往大门走,抬头一看樱井正在大门口那儿向他招手。
        “呼…呼…”大野急忙跑向大门,短短的距离因为一瞬的疾跑让大野一时气喘不止,“抱歉,我以为你还没到……”
        “没事啦智君,是我提前太多到啦!”樱井抓了抓脑后笑了笑,“智君没有迟到哦!”
        大野微微咧开嘴笑了笑,露出了两颗尖尖的小虎牙,衬得整个人的周围都仿佛围绕着小太阳一样。
        樱井被大野这一笑羞得脸红红的,拉着大野的手腕低着头就往里头走。
        大野被手腕上突然传来的温热激了一下,下意识往后一缩却又随即放松了下来——经历了生活中太多沉浮的大野很难对一个人如此放松安心过,“翔君好像有魔法呢。”大野盯着前方樱井的后脑呆呆的想着。
        樱井生活意外的很有规划,把要买的东西直接列了一个单子,买东西也很快,看准了功能和价钱问了问大野的意见就买了下来,这让买东西有些优柔寡断的大野很是欣赏。
       ……
       两人提着大包小包累得在大卖场边儿上找了个咖啡厅就进去歇了一会儿。
        樱井掏出所有大家电的送货单慢慢的整理着,大野就在樱井对面静静地看着认真的樱井——他最喜欢的就是樱井大大的、藏在长长的睫毛下的炯炯有神的眼睛,甚至在完成作业之余还悄悄的在素描本里靠着记忆描摹着樱井的双眼。
        这段时间一直和樱井待在一起,对于樱井的眼睛大野已经胸有成竹了。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浮现出那双闪闪发光的、仿佛藏了整个银河系的眼睛,而大野觉得自己就是这偌大的银河系中的一颗小小的恒星。
       意识到有双眼睛在看着自己,樱井揉了揉酸麻的脖子抬起了头,这一抬头不要紧,要命的事一抬头就看见大野的一双柔和如秋水般的眼睛在看着他。
       “智君?”樱井红着脸小心的用手指在大野眼前晃了晃。
        意识到自己偷看对方的行径暴露了,大野醒了醒神红着脸低下了头,“那个,翔,翔君的眼睛真是好看啊……忍,忍不住就多看了一会儿……”
       “噗嗤……”这个回答显然是把樱井逗笑了,大野更不好意思了,把头埋得更低仿佛要像煮熟的虾一样红得弯起来。
        “还真是可爱啊,像小猫咪一样。”樱井看着对面羞赧的大野想着,看着大野越来越红的耳根,樱井觉得在不说点什么眼前的小可爱可能就要“熟透”了。
        “智君的眼睛也很漂亮哦,”樱井托着下巴看着大野的眼睛。
        “唉?!真的吗?!”原本就红的不行的脸更红了。
        “眼角微微上翘得有点性感哦~”骨子里的恶劣天性让樱井忍不住更想欺负欺负这个可爱的小前辈。
        “哎呀你不要再乱说了!”大野连忙摆摆手,拿起面前的冷饮贴在自己发烫的脸颊上,好让自己冷静冷静。这个年轻人总能让自己难以冷静,这真是太奇怪了!
       “哎呀呀,反应也太可爱了吧!”樱井心里暗自窃喜着,眼中暗藏的情愫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吧……
        走出咖啡厅,樱井叫了一辆出租车:“智君可以先和我趟回家吗,我东西一个人可能拿不动呢。”
        樱井笑着询问大野的意见,心中的小算盘打的啪啪响,天知道他自己那肱二头肌有多发达,去健身馆里别的练不出来,上臂肌肉可是能很轻松的把大野这种小巧的身形给抱起来的。
        然而樱井还是放弃了对良知的拷问,在大野微微点了个头之后干脆利落地把大野塞进了出租车里。
        ……
       大野就这么迷迷糊糊地被送到了樱井的住处——樱井在离北区不远的丰岛区,那里离甜品小店也不远,听樱井说房租也不贵,房东是一个年纪挺大的老奶奶,孝顺的孙子刚买了房就把奶奶接走了,老奶奶看樱井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说话也很乖就便宜租给他了。
        大野进门的第一反应就是空旷,空的像个新房,“你,这几天睡哪儿?”大野感觉自己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有点难以置信。
       “啊,我老爸还没那么赶着我走,我这段时间偶尔还在家睡的,没回家我就拿衣服垫垫睡了。”樱井拍拍脑门理所当然的说出了这句话。
       “天哪,我还以为你还有些基本的家具。”大野放下手中的箱子,帮樱井整理起来。
       “其实我,怎么说呢,我不大会整理房子,所以叫了你过来……”樱井的声音因为心虚越来越小,大野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既然你叫我来帮忙我总不能就这么傻站着和你聊天吧,赶紧干活!”
       家具的配送很快,樱井他们刚把那些小物品分类整理好,门铃就响了起来。
       樱井放下手中的活开了门,指示着要把哪个家具放在哪个地方,而大野则麻利的整理好了。
        ……
       谁都没有注意到,角落里那个把帽檐压得看不见双眼、毫不起眼的工人。
        ……
        大野一回头就看见那个人从腰后的口袋里扒出了一把尖利的刀来紧盯着一旁的樱井,大野暗叫不好,下意识地就喊出了声:“翔君小心!”
        樱井听见声音马上回头下意识地往大野的反方向跑!
        那人见事情败露放弃刺杀樱井转而向大野冲去!樱井见那歹徒疯一样扭头冲向大野一个箭步过去拦腰抱住了他的腰!
       那个男人被樱井的行为激怒把刀朝下用力的刺向樱井的后脑,“不!”大野此时不知从何而来的力气,拼尽全力地拉住了手腕!
        那刀被这股力气扭转到了一边正好划过樱井的左肩,“放手!可恶的富人!”
       尖锐的刀口一瞬间划破了樱井的衣服大刺刺地用它的刀锋割裂樱井的皮肉……
       一瞬间,大野用力地推开了男人,一旁的几个工人也冲上前去用装卸用的绳子捆住他。然而被人群挤出的大野抱住倒下的樱井颤抖着,捂着樱井的伤口,脑中一片空白,“翔君,翔君,你,你……”
       大野一时语无伦次,樱井颤颤巍巍地抖着手抚摸着大野的脸颊,大野的泪水湿了樱井宽大的手掌,“智君,我,我……”
       “你什么都不要说了!不许睡!我叫救护车来!”大野用发抖得厉害的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按了好几次都点错了数字,慌乱地报上了地址,大野感觉樱井的越来越微弱,更是害怕得搂紧了樱井。
       “智君,”樱井用着仅剩的力气轻声呼唤着大野,“我好喜欢你啊,那种对恋人的喜欢呢,你喜欢我吗?”
       “喜欢,喜欢得不得了,所以你不能死!”大野已经要泣不成声了,颤抖着抱着樱井。
       “翔君?翔君你又听到吗?我喜欢你啊!”意识到樱井忽然没了声响大野用力地拍了拍樱井的脸颊。
       他很害怕,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感情如此不信任的他会毫不犹豫的说出“喜欢”这两个字,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被樱井的眼睛看的羞红了脸,他甚至不知道,早在初次见面的那一刻,一切就被上帝顺理其章的安排好了……
        救护车很快就赶到了,大野跪坐在地上,目光无神的望向被抬走的樱井。不只是哪位救护人员托了他一把,“那是你的朋友吧,一起去吧,顺便看看你有没有受伤。”温柔的声音流进大野的耳朵,大野抬头看向他,点了点头就被扶着上了车。
       当急救室的红灯亮起时,大野虚脱般无力地坐在门口的椅子上,“翔君……”
        樱井的手术似乎很成功,一个多小时后就被推了出来,樱井的家人闻讯也赶了过来,着急地询问樱井的状况。
        大野自觉地躲在角落,毕竟他和樱井此时的关系终归让他在他的家人中有些尴尬。
        得知儿子已无大碍之后,樱井先生松了口气,走到大野身边,“息子这段时间似乎和你有的很近。”
        是个陈述句,这让大野刚放松的神经又紧绷了起来,低着头不敢和他对视。
        “不用担心,我并不想他的感情,他还有个弟弟,我并不特别担心。”樱井的眼睛很像他的爸爸,大野听到这席话斗胆抬起了头看着樱井先生的眼睛这样想到。
       “我只是想确认一点,”樱井先生的眼神很坚定,但不咄咄逼人,“你,真的爱他吗?”
           “我……”大野没有马上回答他,犹豫了一会儿,看向了远处被推进病房的樱井,“我想我是的,我爱他。”
        樱井先生没有再接下去说话,盯着大野看了良久,“息子麻烦你了,还请多多关照。”樱井先生说完这句话转身就向樱井的病房走去了,留下一旁目光呆滞的大野。
        大野被这个回答震得一下子愣住了,眼睛睁得大大的,充满了不可思议,“哎?”
       大野用力的甩了甩头,继而看向不远处樱井先生的背影,樱井太太被这个脸颊圆圆的小伙子逗笑了,走到大野身边拍了拍大野的肩膀,“他这是同意啦,咱们俩可没外人看上去那么严厉。走吧,一起去看看小翔吧。”
        ……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都顺理成章的进行,樱井妈妈说公司那边很忙,没办法空着,就替大野请了假照顾樱井,薪资照领,顺便给相叶又招了一个新帮手——一个和相叶差不多大的,精明的小伙子。
        凶手也被抓到了,正是那天被樱井他们教训的不良,至于他怎么混进那群工人里的,这就无从知晓了。
         ……
        大野看着病床上呼吸均匀的樱井,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真是个傻瓜。”大野悄悄地把头靠在樱井的手臂边睡着了。
        此时的樱井感受到手边的人呼出的气息洒在他的手臂上,偷偷睁开了眼睛,欣赏着他的爱人,他愿意用生命去保护的爱人。
        一周以后樱井就可以了出院了,其实就是一点皮外伤,樱井这小算盘算是打的很成功,可让大野下了个半死,结果事后被知道真相的大野狠狠地骂了一遍。
        樱井和大野商量着让大野退掉了出租屋,带着咪酱一起住进了樱井在丰岛区租的小屋子——樱井现在已经回到了公司管理层做了总监,大野也已经顺利毕业,去了一家广告公司做设计师,虽然很累但是两人计划这攒够了钱就买一个小公寓一起住。
        樱井妈妈也时常会带着樱井爸爸来看望他们两个,顺便买些猫粮带给咪酱,虽然樱井爸爸有时对樱井格外的严厉,但对大野确实关怀备至,这让樱井没少和大野撒娇吐槽自己家老爸的偏心……
        ……

        圣诞节的夜里,城市的灯光照亮了天空,一对情侣在深冬的末班地铁上偎依着,享受着彼此的温暖……

—FIN—

评论(16)
热度(59)
© 樱井豆腐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