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ASHI
红的发红发蓝发绿发黄发紫你怕不怕😂
山组 竹马 应该只会写清水吧,
我可是要成为清流的人,
如果开车了,那就当我是个假的吧😂

樱花锦鲤妖(五)【山组/SO】

(五)
      
        独自在小路上骑着马飞驰,此时的樱井肩负着家族的命运,他甚至不知道京都的大将会怎么对待自己的族人——估计这时候已经开始满城“掀草皮”了。
        路过来时的小路,天色已渐渐暗下,樱井没有先前那样飞奔而过,反是不紧不慢的停下来,“请问,你们累了吗,蹲了这么久?”
        不远处的荆棘丛里,几团黑影攒动着,“不愧是樱井大人,怎么,只身一人,这么自信吗?”
        樱井直了直腰,望着眼前越靠越进的黑影“对付你们,够了。”勾了勾嘴角,眼神里却毫无笑意。
       霎时间,为首的刺探眼中溢出杀意,一阵风吹过,已经来到了樱井面前,挥着手中的匕首向樱井刺去,其余刺探也从四面八方向樱井扑来。
       樱井没有躲闪,甚至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只是紧紧盯着眼前这位的眼睛,眼中泛过一丝红光——突然,周围的一切像是静止了一般,一丝风都没有,就连云都停止了飘动,所有的刺探像是凝固一般停止在了半空,然而不到一眨眼的功夫,就在樱井呼出了一口气的瞬间,所有的刺探中毒般跌落在地上浑身抽搐着……
        没过多久,这些抽搐的人都安静了下来,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像是睡着了一般……“人类内心的恐惧最终是会将人类自己杀死的。”轻轻用腿夹了一下马肚子,继续赶往京都……
        京都府……
        京都府的西边戒备森严的将军府,一个身型矮小獐头鼠目的人跪在地上,在他的面前 ,一位身着锦绸秀缎的大人坐在一把做工考究的坐垫上,椅背两侧向外翘项的深褐色的鹿角衬的座上的人更加的咄咄逼人。
        大将居高临下的看着匍匐在地上的人,“说吧,人呢?”冰冷的语气里毫不掩饰着内心的愤怒,
      “回大人,”回报的探子咽了咽唾沫,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着头顶的人“派去的刺探全死了,樱井那家伙也不知道施了什么法,一转眼连人带马都不见了……”
        “呵,废物。”大人的脸在灯光映出的影子中隐没不能看清脸上的喜怒哀乐,如极北酷寒的声音却让人不禁毛骨悚然。
         “大人息怒,”跪在地上的人抖着声,“属下已经顺藤摸瓜找到了樱井家其他人的踪迹……”
         偷偷地向上瞟了一眼座上的人复而又害怕的低下头紧紧盯着地面:“樱井宅邸后花园有一口井,边儿上全是鞋印,里头时不时地就有人影出没,属下怀疑是井底下另有玄机……”
         没等座下的人说完话就不耐烦的摆了摆了手:“去查。”
        “是!”缩着脖子害怕的看了看座上的大人,小臣子赶紧转身踏着小碎步走了出去……
        ……
        樱井骑着马一路狂奔,临近都城时拐进了一个偏僻的小树林中。
        “小润!”
        “表哥!”
          树林深处走出一个黑色的影子,不一会儿影子靠近了,透过层层树叶的阳光现在来人的脸上——正是刚才跪在将军府中战战兢兢的小臣子!
     “衣服带来了吗?”兄弟久别重逢眼里皆是无法掩饰的思念与担心。
      “父亲母亲还好吗?”樱井翔拉着表弟松本润的手关切得询问父母的状况。
     “好着呢,我扔了几个人偶到井里,”松本挑了挑眉示意了一下,“我和大将说井里暗含玄机,叫我去搜搜哈哈哈哈,他真信了!”
        “太危险了,万一你查不出什么怎么和他交代?”樱井皱了皱眉头替他这个鬼精灵的表弟担心着。
        “放心好了!”松本拍了拍樱井的肩头,顺手拉过樱井手里的缰绳“你看看我脸上的妆了没?他连我的真面目都没见过呢!”
        “哎!你也是!”樱井无奈的摇了摇头对这弟弟也是无计可施。
        拿过松本手里的衣服利落的穿上,又往脸上抹了点灰,“看,像不像平民老百姓!”
        松本偏了偏头又把樱井头上的发冠摘了下来:“劳动人民可没你那闲工夫保养头发!”
        ……
        樱井那儿忙着混入京都,大野这儿倒是乐得清闲。
       就在前一天午后,大野在相叶家的后院数着桂花树的叶子,突然一支四棱刀从不远处飞了过来——
         大野正想伸手接下,哪知眼前的桂花树突然发出微微的黄光,而那支四棱刀就这么缓缓地落在了地上……
         大野张着嘴愣了愣复而警惕的看了看四周。
        不远处跑来一个十多岁的少年定在了大野面前:“实在对不住先生,”少年紧张的弯了弯腰,“在下方才习武失手不知是否伤了先生!请先生随在下前去医治!”
        大野歪了歪头看着眼前的少年——头发干净利落地束在脑后,发带在额头上服服帖帖的,眉眼间竟与相叶家的当家有几分相似……
        “我没事哦,那刀掉在那桂花树底下了。”大野笑了笑,只见那少年送了口气:“先生没事儿真是太好了!”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在下相叶雅卿,先生若无大碍那在下就先告辞了。”
       大野点了点头,“小心点哦,练武的时候很容易受伤的。”少年行了礼低着头看了看地面,眨了眨眼疑惑地回去了。
        “嚯啦啦,这是哪儿来的大叔啊?”少年一走,大野身后就传来了一个慵懒的声音。
        大野回头望了望四周,“哎?” 周围就他一个人,这声音从哪儿来的呢?
       “在上面啦!”大野抬头看了看树枝——桂花树分出的粗枝上,一位浅瞳猫嘴的少年,一身淡黄色靠在树上叼着个芦苇看着他。
       大野也是妖,自然知道眼前的这位是个什么人物,能在阴阳师家成妖修炼此人绝不简单。思前想后,大野警惕的看了看他,“在下大野智,不知这位兄台有何事?”小心为见,大野还是行了行礼。
        “啊啦,忘了自我介绍了,”少年跳下树枝,清扬起的烟尘让大野眯了眯眼,“在下二宫和也,如你所见,是在这儿修炼的一棵桂花树。”
        大野看着眼前的二宫,不像是对他有敌意的,悄悄放松了些,但还是警惕的看着他。
        “哎,我说你还正是大叔样啊,”二宫拍了拍额头,“你我都是妖,又都出阴阳师家,你在这儿有什么事儿可以来找我,咱俩可以相互照应一下。”
        这下大野迷糊了,“你怎么知道我出阴阳师家的?”他可没有被哪个阴阳师收了做式神啊。
       “你是妖我肯定知道,那天那位大眼睛阴阳师喂鱼的时候你那眼神我都看在眼里呢!”二宫挑了挑下巴,“我没猜错的话,你的真身是一条鱼吧。”
        完全被看透了呢。大野局促的看了看四周,二宫看他这样子叹了叹气:“我在这儿挺寂寞的,正好你来了可以做个朋友。”
        和刚认识妖做朋友未免有些掉以轻心了,但不知为何,大野并没有在二宫身上感受出一丝不安,反倒是有点愿意相信二宫的话,“多谢二宫君,所有什么不懂的在下自会来请教的。”
       眼前的二宫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我每天会在这儿看看鸟儿吹吹风,不介意的话随时欢迎!”忽然一阵微风拂过,二宫消失在大野的眼中,只留下飘飘忽忽的一丝声音“刚才挡下那支刀费了点法力,我要去休息一下了,小心那小子,他武力不精别伤着你……”
        大野看着桂花树上二宫刚才出现的地方:“真是个奇怪的人……”歪着头,大野在心里悄悄腹诽。
        ……
        与大野这儿的风平浪静不同,这厢樱井正踏入这个看似潮平浪静实则风云暗涌的都城……

—TBC—

         本章为过度章(对,又是过度😂),所以进展不是很多,各位等着后面的好戏哦~~    因为之前有gn和我商量了一下排版的问题,所以这次换了新的排版方式希望各位能多多提些意见❤
        这里解释一下为什么nino是桂花树,桂花树是双子叶植物纲,双子叶嘛,对应一下nino的双子座也是我个人的小私心😂
       而且桂花树在我印象里是黄色的,香香的,而且还在爱拔酱家里,桂花楼少东家家里的桂花树😂😂
       xgg和润润是表兄弟关系这个也很容易看出来了不做过多解释了
       来点小心心❤吧~爱你们❤

评论(25)
热度(17)
© 樱井豆腐块儿 | Powered by LOFTER